也谈福彩

时间:2010-03-14 09:45来源:齐齐哈尔市福彩中心作者:仇海波

 



福彩,对于我们并不陌生,它就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当中,静静地居于一隅,却让我们随处可见。我们买了彩票,中了,一笑,好彩头,没中,一笑,这钱带着爱心随着福彩中心的运作,流向我们不认识的需要帮助的灾民,老人,儿童……这种不具名的付出和接受都让人心生感动…...
    有人说,玩彩票就是博人生,富贵险中求,不博不精彩。也有人说,玩彩票是斗命运,一命二运三风水,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无限的与命运搏斗的事业中去。两元博中500万。
还有人说,彩票是智慧与运气并重、财力与胆气结合的产物。虽然钱在你手里,选择方案在你脑袋里,但请注意,中奖的那个号,在别人那里。想中奖,似乎还要“谢天谢地谢人”。                         
    彩票发行以来,特别是各类合买形式、网络合买平台建立以后,发展和推广越来越迅猛,这对国家福利事业的发展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这是值得肯定的一面,也是发行彩票的初衷。但是,事物往往是一分为二的,我们不能忽视它消极的一面,不能忽视彩票固有的赌博性,它以博彩的形式,迎合了一些人的投机心理、不劳而获的暴富心理。
    近期的“大鳄浮头”在网络彩票合买界集资巨额资金,召集彩民合买,让人对彩民购买的心态产生忧虑:彩民购买彩票时是唯利是图,满心眼的赌徒思想,意图借助买彩发财?还是把彩票当成娱乐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用“玩”的心态买彩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说过:“正常的投机,本质上是对市场机会的预期,就人的逐利本性来说,无可厚非。投资为赚钱,投机也为赚钱,两者无道德高下评判之分。”而彩票这种投机太讲运气了,投机机会和风险共存。彩票是一种小概率中奖事件,根据中奖概率来推算,即使彩民投下几千几万几十万元,也仅是沧海一粟。彩票胜负彩中一等奖的概率是400多万分之一,中头奖的概率比“天上掉下一块馅饼正好砸在头上”的概率还小,很显然,在彩票上持续做大投入是不明智的。
    买彩票就是轻松地买份希望,如果买彩持不中头奖誓不罢休、“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态度,不惜血本大投入,买得身心疲惫,可谁又能拍着胸脯保证,这一次就一定能中大奖了呢?这就不得不提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以色列籍教授卡尼曼(Daniel.Kahneman)的研究成果。卡尼曼“把心理学研究和经济学研究有效地结合,从而解释了在不确定条件下如何决策”,卡尼曼把心理学运用到现代经济学最成功的方面是预期理论。卡尼曼认为,在可以计算的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对所损失的东西的价值估计高出得到相同东西的价值的两倍。人们的视角不同,其决策与判断是存在“偏差”的。 卡尼曼与特韦尔斯基(合作者)的研究表明,人在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好像不是取决于结果本身而是结果与设想的差距。也就是说,人们在决策时,总是会以自己的视角或参考标准来衡量,以此来决定决策的取舍。比如赌客去赌场赌,随身带了3000元,赌客赢了100元,这时要求他离开赌场可能没什么;但如果是输了100元,这时同样要求他离开可能就很难,虽然赢100元时身上的现金为3100,输100元时身上的现金为2900,3100和2900相差6.9%,但这两种情况下给赌客的感觉和3100、2900并没有多大关系,而是和它们与本金3000之差100、-100,也即赢100还是输100有关,即人们对财富的变化十分敏感。而且一旦超过某个“参照点”,对同样数量的损失和赢利,人们的感受是相当不相同的。在这个“参照点”附近,一定数量的损失所引起的价值损害(负效用)要大于同样数量的赢利所带来的价值满足。简单地说,就是输了100元钱所带来的不愉快感受要比赢了100元所带来的愉悦感受强烈得多。赌博是种奇特的心理现象,喜欢赌博的人,其实是追求刺激。如何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来寻找最安全的刺激。
 我们其实常常赌博。大到在拉斯维加斯的赌桌上一掷千金,小到扔钢蹦儿决定谁请客,其实都是一种赌。有人说,赌博是人类最古老的活动之一,它甚至比色情行业还要早。这话一点不假。动物也有一种冒险的天性,这种天性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它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一种生物本能,似乎人人天生都是冒险家。
    最轻的赌博,可能只是稍稍地违反一下交通规则:你有没有过马路时不走人行横道?或者排队的时候稍微加个塞儿?这些其实都有一点点的危险,不过它可以带来一些显而易见的好处,所以人们通常会选择冒险:这也是一种赌博。
    为什么会有明知不容易中奖偏偏还要拼上身家性命去赌呢?这其实是源自人心理的一个盲区。在美国有种彩票大抽奖很流行。规则是:在从1到51之间任意抽出6个数字。这6个数字不管顺序如何,应该和最终抽出的6个数字相等。根据这个规定,猜猜看,取胜的概率是多少?大多数人会得出12%这个结论。他们用6去除51。不过实际上,这种彩票的中奖率是1/18000000。一个人莫名其妙地从床上掉下来摔死的概率比这还要大9倍。另外一个则来源于哈佛医学院的考题:有个病人坚持要求做HIV测验。这其实很没必要,因为专家认为她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会遭到感染。不过检查结果很遗憾,显示她已经被感染了。如果HIV测试的准确率是95%,那么这个病人真正患病的概率有多大?医生和大多数人都会说:病人得病的概率是95%,然而这只是人心理盲区的作用。实际上,人们常常会得出一些想当然的结论。那个病人真正得病的几率不足2%(1000人中有1个真被感染的,此外还有50个被测试误判的。最终病人得病的概率应该是1/51)。人们在统计能力上的天生劣势,使得在进行风险分析时会不自觉地高估自己。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特例。我们会很自信地宣称我们会比别人活得更长,更少得病,或者买到比别人更好的股票。据调查,有94%的男子认为自己在体育能力方面应该属于中上水平。通过制造不现实的信念,人们会去冒一些原本不会选择的风险。而冒险是会有收益的,这点已经为很多人所证明。那些懂得冒险的人,他们从中非迁移到了世界各地,从而把自己的基因撒遍全球。不懂得冒险的人,他们可能会一步步退化,直到进入动物园里去做观赏用的大猩猩。因此,问题的焦点不在于如何宣扬赌博的投入产出之间的不对等。喜欢赌博冒险的人才不会管那一套,他们脑海中的计算体系比其他人更混乱。很少有人能够很冷静地用数学手段去分析这种刺激却回报低廉的游戏。
   我们再来谈谈赌博为什么会成瘾呢?从生物学角度分析,人在赌博的时候大脑内会产生一种叫做“内啡肽”的物质,它会让人产生愉悦感,渐渐地人就对赌博产生依赖,这感觉能使人上瘾,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嗜赌成性的程度越重,内啡肽的分泌就会处在越高水平,这些病人如吸了毒品一样。多数病人在每次输了钱后,心情很差,但只要一开始赌博,马上情绪高涨,兴奋不已。如一段时间停止赌博,则会出现心烦意乱、紧张焦虑、困倦乏力、失眠、食欲不振等。赌瘾其实是一种精神疾病,和“网络成瘾”类似。这些病人被认为有“病理性赌博症”。心理干预对赌博依赖症和病理性赌博症有用吗?心理专家说,经过心理干预可以获得效果,其实赌博本质是一种行为失控,治疗包括改变环境、将赌徒引导到其他社会认可的活动上来等等,还可以适当应用药物,加上患者、家人的配合,赌博依赖症和病理性赌博症有望得到缓解和根治。专家建议市民:如果有赌博习惯自己没办法控制,应该寻求心理医生治疗。
    心理专家介绍,赌博依赖症和病理性赌博症在发达国家已经受到了高度重视,但我国心理学领域对它的研究还处于基础阶段,一些基本的数据都没有。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该加大研究力度,鉴于赌徒、家人乃至整个社会对病理性赌博症的认识非常欠缺,应该加大宣传。心理干预对于“病理性赌博症”的病人有很好的效果,可现在真正来就医的却很少,有的病人有了抑郁不适才就诊。绝大多数“赌徒”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心理、精神疾病,这是就诊率低的重要原因。
   赌博为什么会成瘾?从心理角度分析,不同的心理学派对赌博行为的心理根源与动机有不同的解释,常见的动机有以下几类:
   羸利: 赌博活动无不涉及利益(不只是钱财)的得失,虽然羸利是赌徒最重要的动机,但真正靠赌博发财的人寥若晨星。、
   娱乐: 以娱乐为动机的赌博通常只参与赌注很小、在熟悉的社交圈子中进行。满足了一般人追求刺激的需要,使参与者的身心得到一定的放松。
   逃避现实: 有些赌博者在开始赌博时主要动机在于逃避家庭、社会和自己过去的经历造成的压力,从而达到麻醉自己的目的。如贪官周长青参赌的动机就是为了逃避婚外情带来的烦恼,借赌消愁而首次进人赌场,最后发展成赌博瘾。
   寻求刹激: 人在生活中需要一定的刺激才能维持心理功能的正常平衡,而需要的刺激大小与个体素质和个性有关。对于以寻求刺激和冒险为动机的赌博者来说,概率越小,赌注与羸利的差额越大,就越富有刺激性和冒险性。
    根据赌博行为的严重程度,有人将赌博分为普通赌博(娱乐性赌博、社交赌博、正常赌博)和病理性赌博(强迫性赌博)。对绝大多数人而方言,赌博只是为了消遣,对自己的工作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有些人赌博成瘾,已经发展到了病态的程度,他们自称对赌博有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强烈渴望,脑子总不断浮现赌博的想法、赌博的行为以及赌博的场面。在生活处玗应激状态时,这种向往和专注加剧。这种现象被称为病理性赌博,又称为“赌博瘾”、“赌博癖”、“赌博迷”。
    赌博瘾一般是社交性赌博延续数年后,突然起病,表现为嗜赌如命,典型的病程为慢性,需要进行性地增加赌博的次数和赌注的大小,使日常工作和生活受到明显的影响。
    赌博瘾者平时充满对赌博的向往和冲动,放弃正当的文如活动,对亲人漠不关心,因而常导致家庭不和。赌博易使人产生贪欲,形成好逸恶劳、尔虞我诈、投机侥幸等不良心理。赌徒坚信自己会羸钱,羸了时随心所欲挥霍无度,不断地想再多获取;输了时债台高筑,拼命地想翻本,似乎趋向于追逐逃掉的或即将逃掉的每一元钱,经历着一种输羸交替的恶性循环,常表现为了还赌债,铤而走险,走上犯罪的道路的悲剧特征。一般赌博瘾者不会出现目杀行为,但由赌博造成的经济困难和家庭矛盾的激化常会促使其走向绝路。
    赌博瘾的发展过程大致可以分为:(1)获利阶段。一些人之所以迷恋赌博不能自拔,往往在初试身手时大获其得,因此而一发不可收拾。(2)输钱阶段。很多赌徒是在自己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进入输钱阶段,有时,有一些人由羸到输的过程转变得非常迅速,有的则让人觉得意外。多数人在此时虽然感到难受,但并不服输,还想东山再起,把输掉的钱羸回来。(3)绝望阶段。当通过赌咒发誓“最后一次”从亲友处借到的钱付东流,或遭受某次失败后,一些人就会进入绝望阶段。这时许多人会采取不道德或非法行为,或“一了百了”的念头在许多人的心中挥之不去。(4)放弃阶段。经过反复的折腾之后,赌徒们终于认命了,放弃了能捞回来的想法,但并不停止赌博,情绪更加低落,不少人“借酒浇愁”从而染上了酒瘾,还有人开始吸食毒品。
    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赌博瘾的诊断标准:(1)至少1年的时期内,有2次或2次以上的赌博发作。(2)这些发作没有给个人带来收益,尽管引起病人痛苦并影响了个人日常生话的功能活动,赌博继续存在。(3)病人叙述的是一种难以控制的强烈赌博欲望,且报告说他(她)通过意志努力不能停止赌博。(4)病人沉溺于思考或想象赌博行为或有关情景。
 美国的论断标准:病理性赌博(赌博瘾)是一种持续的、反复发作的异常赌博行为。需要符合如下10条标准中至少5条,且能够排除躁狂症诊断便可确立:(1)终日想着赌博的事,甚至除了赌博的事以外什么事都不想。(2)为了达到所希望的兴奋程度,花在赌博上的钱越来越多,赌博行为呈进行性加重。(3)曾经不止一次希望戒掉赌瘾,或洗手不干,但都不成功。(4)当自己试图消除赌瘾时,会出现坐立不安,容易发脾气、失眠、头疼、食欲不振、心慌、多汗等表现。(5)将赌博作为解除烦恼逃避麻烦的手段,或将赌博作为排遣情绪因扰的手段。(6)在一旦赌博中输了钱,往往不会善罢甘休,决是希望能“捞回来”。(7)对家人、朋友或医生隐瞒自己卷入赌博的程度。 (8)出现犯罪行为,如伪造、诈骗、盗窃或丧失了重要人际关系(如夫妻关系、亲子关系等)和工作,或失去受教育与就业的机会。(10)在因赌博而出现债台高筑时,依赖于其他人为自己提供资金以缓解目前的窘境。
 我国的多数学者反对将赌博瘾(即病理性赌博)归于意向(冲动)控制障碍。理由是不仅有悖于我国的国情,而且将那些沉溺于赌博(甚至导致诈骗、盗窃、挪用公款等犯罪行为)的行为归于“理性”的,从而为减轻与宽恕其罪责,制造“理论”借口中,也是难以令人接受的。一般临床认为赌博瘾特证为:(1)有为社会规范所不允许,或给自己造成危害的赌博行为的强烈欲望付诸实施。(2)在赌博的过程中和完成后能获得心理上的满足,而不在于其他目的和得益。(3)持续而反复地出现难以控制的赌博欲望,伴有行动前的紧张和行动后的轻松感。(4)赌博行为呈进行性加重,个人生活和职业能力严重受损。
   心理专家认为四个因素让人嗜赌:心理因素、寻求刺激、冲动性格及反社会行为。
    一心理因素:智力好,傲慢,过于自信,极其乐观好动,缺乏耐心,富有竞争心,喜欢追逐钱财。赌博是一种行为活动,也是一种复杂的精神活动,它具有深层的心理本能因素。它能给人带来刺激、乐趣和财富,是人类对自我分析、预测能力、心智的充分肯定与自信,只不过是盲目的、无知的、浅薄的,是一种人性弱点的膨胀。因此,以游乐为宗旨的小额赌博是人类生活的一种补充,它受人欢迎是情理之中的事。当赌博—旦以大额金钱财物作赌注,它便从另一方面刺激了人的欲望,对金钱的贪欲又构成了一种新的原动力。一些人把赌博作为一种敛财的方式,执迷不悟。
    二寻求刺激:只想碰运气发横财,不愿意劳动致富、创业致富;铤而走险,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赌博可以使人们追求刺激的欲望得到满足。它给人带来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刺激,这种金钱上和心理上的满足会强化赌徒们的赌博行为。
    三冲动性格:这种气质类型属于胆汁质的,易怒,不安定,进攻好斗,易激动,不能理智客观控制自己的行为。
    四反社会行为:主要表现为行为不符合社会规范,经常违法乱纪,严重和长期不负责任,危害别人而且缺少内疚感,不能从经验特别是在受到惩罚的经验中获益。易激惹,并有暴力行为,无故殴打配偶和子女,很容易责怪他人,对他人漠不关心,不尊重事实等。             
对赌瘾的治疗办法。
    行为学派认为,赌博是一种习得性行为,对赌博活动耳濡目染,赌博活动盈利的间歇强化,使患者沉溺于赌博,不易戒除。精神分析学派认为赌博是攻击本能的一种无意识的取代形式,是罪恶感寻求自我惩罚的方式,是强迫性手淫愿望的转换。赌博也和社会因素相关,赌博与违法犯罪互为因果,赌博受社会和家庭经济条件的影响。赌徒会面临较多的婚姻、家庭和就业问题,虐待配偶、将妻子押作赌注的事例常有发生。青少年赌徒的家庭环境不良,父母多有分居、离异史,教育态度矛盾,教育方式粗暴,或父母也是赌博者和酒瘾者。病理性赌博者通常在青春早期开始赌博,受教育程度低,从小对学业不感兴趣,与父母关系不融洽。
   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赌瘾是一种不能强行控制的病态,赌博成瘾者开始戒赌时,会出现焦虑、失眠等戒断症状,一旦开赌,症状立即消除。给嗜赌人士戒赌适当的支持。这要求戒除赌博可能需要长期的工作,不能够一下子强制性戒除赌博。但是可以逐步的从减少赌注,减少赌博时间,到最后演变成纯粹的只打“卫生牌”,不再论输赢了。 对嗜赌人士要有耐心,让其感受更多的关怀。尤其是言语之间要注意,老是埋怨和恶语相向,可能导致的是破罐子破摔,造成心理上的一错到底的念头。要用家庭的温暖融化赌博坚冰。特别是当他开始戒赌,开始了正常生活,开始了努力工作时候,不要吝惜给予他们言语上和行动上的鼓励。
   其次,应该鼓励嗜赌人士参与有益身心的活动。远离赌博的外部环境。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正常的社会活动和娱乐活动当中。比如参加社会义工,不取报酬地为一些弱势人群提供方便。还可以定期去看望孤儿院的小朋友们,给那些失去亲人的小朋友献出一份爱心。 让他们感受到给别人帮助的同时,温暖也留在自己心里。让他们体会到给予的乐趣,并把这种美好的感受逐渐强化。还有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在正常的人群当中,体会到正常生活秩序的舒适和乐趣。
   在亲情和友情等多方面给予嗜赌人士更多的支持。帮助这些沉迷于赌博中的朋友远离赌博泥潭。既可以是言语上的鼓励,也可以是行动上的支持。特别是那些因为赌博输掉了家产的朋友,要帮助他们重新创业。这种帮助不要只是金钱上的帮助,更多地可以给他一些技术上的帮助,信息上的帮助等。
    瘾是一个很难戒除的心理疾病,不仅需要自己的和周围人的努力,必要的时候还得寻求专业支持,生活是应该丰富多彩的,需要调剂的,我们做任何事都要把握一个原则,就是不要伤害自己,同时让周围的人也幸福快乐。
 
 

 

相关链接

精彩推荐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