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福彩之绥化市儿童福利院

时间:2012-06-22 17:51来源:中彩网作者:彩 宣

阿姨好 阿姨再见
“公益福彩在龙江”记者看福彩之绥化市儿童福利院走笔

题记:我们总是无法揣摩出孩子的心思,无忧无虑、充满童真的面庞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他在笑并不意味着他没有烦恼,他沉默寡言、眼神游离不定却真实的反映出他内心的恐惧不安。6月21日下午14时30分,记者在黑龙江省绥化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绥化市首家也是唯一一家儿童福利院,看到了生活在这里的孤儿、弃儿们的故事。

 


绥化市儿童福利院

 

跟所有的儿童福利院相仿,绥化市儿童福利院坐落在城市中一个幽闭的地方,城堡样式的主楼建筑位于面积不大的院落中央,放眼望去,风景就可尽收眼底。步入主楼的大厅,午后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落斜射进来,让仅有一个占地4平米的儿童屋更充满童话般的梦幻。

在特教老师王秀红的引导下,记者第一次见到了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们,站在教室的门口,看到正在写作业的孩子们,“阿姨好”一个清脆而洪亮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是谁在喊阿姨”?“是我”、“我喊的”、“是她喊的”、“是我”,孩子们一时间兴奋起来,似乎在故意制造谜团,这使得本来稍显尴尬的氛围在瞬间融解,记者走上前,抚摸孩子们智慧的小脑瓜,与这帮小家伙们聊了起来。


孩子们向关爱他们的人们问好

福利院里目前共同生活的孩子有25人,他们年龄不等,也无智力问题,在附近的小学和中学上学,下午3点左右,正是读小学的孩子们刚被院里接回来的时间。班里个头最小的小家伙就是8岁的鑫成,他就是前段时间社会新闻都在争相报道的“儿媳妇怒斩公公”事件中,儿媳妇跟已故丈夫的孩子。鑫成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他改嫁到新的家庭中,继父对待鑫成视如己出,然而鑫成出现在这个家中却遭到了事件中“公公”这一人物的深恶痛绝,“公公”因此多次殴打鑫成的母亲,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鑫成的继父也因包庇妻子而被判入狱,本可以再次享受父爱的鑫成连母爱也不再拥有。看到他纤瘦的身体,让我们在听完故事后更加怜悯他的境遇,特教王老师告诉记者:“他刚来的时候不说话,重回学校上学后也不能理解老师说的话,不能按照老师要求的做,学校老师说‘孩子就是太小了所以坐不住板凳,先把孩子领回去教他适应一下,然后重新读一年级’。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一有时间就把他叫到办公室陪他聊天儿,一坐就是一上午。”现在的鑫成已经不是刚来的模样,他爱说话、爱围着记者,但是曾经事件的阴影不知道在他的心中多久才能被抚平,在宿舍中,记者看到了倒立在门口、顽皮的鑫成,他脸上有些许落寞,“我不开心,别人都有练习册我没有,我想上学。”这句话透着他弱小心灵的无奈,也道出了福利院的无奈。


孩子们表演时虔诚的祈祷

福利院的小家伙们要给记者团表演节目——手语歌曲《感恩的心》,当所有的孩子站到台上,在唱到“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时孩子们虔诚的双手合十祈祷,撼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同时,台下看台上一个大男孩儿也走入了记者的镜头内,他就是16岁的猛。猛是在去年父亲因病去世后来到了院内,而在此前的七年中他都生活在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父亲在七年前带着他外出打工而误入黑煤窑,从此炼狱般生活开始,父亲带着他多次出逃被抓住而被打得遍体鳞伤,在一年前终于逃出却积劳成疾身患癌症,最终猛还是难逃孤儿的命运。“你怎么不去唱歌?旁边的位置是给我留的吗?”记者对猛说,猛腼腆的笑着,“来看镜头,给你和你的兄弟拍张照片”,猛听后看了看坐在身旁的伙伴没有动身,伙伴主动做到了他的身边,环抱着他的肩,摆出了“YE”的手势,猛见状也不好意思的摆出了同样的手势,然而在镜头中,猛的眼神却很少直视镜头。畏缩,一个16岁的花样少年,遭遇过怎样的恐惧才能变得如此的不安,他需要的关爱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绥化市儿童福利院这一站,记者了解到的不幸还有很多,25个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等待我们去聆听。希望儿童福利院是他们走上阳光道路的新的开始,希望记者诉诸文字的见闻能够被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在这里的孩子,有许多都姓“绥化”的“绥”,他们从小就被弃之火车站、马路上、大桥边,没有姓名、没有生辰,他们渴望被爱、他们渴望接受像其他孩子一样的同等待遇,据王老师介绍:“院里的初中生孩子都会选择分散在几所学校里,他们的情况是要绝对对同学保密的,我们怕孩子们受到歧视。不过有些孩子还会带同学来院里玩儿,那些来的同学会更照顾他们,孩子们回来总说学校里的伙伴给他们买好吃的。”说到此,王老师很开心,她开心于自己的孩子并不被社会遗弃,而是得到了更多的关爱。


记者团和福利院儿童合影留念

据了解,截至2012年6月,绥化市累积销售电脑福利彩票13.9亿元,募集市县两级福彩公益金1.5亿元。绥化市儿童福利院是国家民政部“蓝天计划”的资助项目,总投资2100万元,其中1300万元来源于福彩公益金的资助。王老师告诉记者:“孩子们在这里像一家人,可以窝里斗但是不能让外人欺负,在学校出现了小摩擦老师都要直接找我们处理,我们这里一年级的孩儿们跟同学争吵的时候就说‘我找我哥去’,‘我哥’就是院里五年级的孩子,他们都知道,彼此就是彼此的亲人。”临别时,电梯关门的一刹那,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阿姨再见”,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除特教老师外文中均为化名)

后记

当车缓缓驶出福利院时,记者转身注目着院大门,镶嵌在七彩颜色模板上的几个大字“儿童福利院”让记者的内心稍显平复,祝福孩子们在这里能够重新书写七彩人生,祝愿孩子们在这里每天都能有彩虹般灿烂的笑容。(中彩网记者 于海萌)

 

 

 

精彩推荐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