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与良知的博弈

时间:2009-12-01 17:39来源:未知作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院长

       大凡一个人买彩票,总会有动力和企图。真把买彩票当成发财机会的人可能不多,但怀抱一种期盼的恐怕不少,即便是不想发大财,也多少有着求好运、寻吉利的希望。作为改革开放后出现的一种新的社会行为,彩票连接着国家与民众。对国家来说,发行福利彩票是筹集社会公益基金;对彩民来说,购买福利彩票是积德行善、碰运气、寻开心。也正因为此,在福利彩票的宣传上,社会福利属性与特色商品的属性相互交织;在个体的购买行为上,关怀、怜悯、仁爱的慈善之心与追逐利益的功利企图此消彼长。无论是发行还是购买,博弈,乃至较量势在必行。

       对于彩票的经营者而言,彩票既然有了商品的属性,扩大发行量就是必然的追求。从利益上考虑,福利彩票的大发行量必然意味着筹募到的、可用于百姓的福利性支出在绝对数量上的增大,也因此获得各种救助的人数就会增多,其带给百姓的福利水平必然随之提升;而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对于社会互助、慈善爱心社会价值的传播,因为对绝大多数彩民来说,买彩票花出去的钱更多时候还是一种付出,回报的几率和期望相比几乎微乎其微。从这个意义上看,福利彩票的发行宣传做得越大,彩票的社会影响力越大,对国家、对百姓的有益之处也就越大,福利彩票的发行宣传怎么做也不为大。

       问题是,用什么作为主要的精神和宗旨来发动民众?用什么价值作为彩票发行宣传的精髓?毋庸讳言,如果抽出了彩票的中奖和有可能获得高回报的“赌”之意,彩票就失去了其带有本质意义的社会特征。人们与其买彩票,不如直接选择捐款和慈善行动了。正是彩票运行中内涵的利益元素,成为吸引彩票购买者的主要内因,成为相当多的民众购买彩票的内在驱动力。为买家赢得最大的好处,或者使买家相信物有“超值”,是推销一个产品的关键追求,也是一般商品的营销策略。依据这种一般性规律,彩票的营销似乎也应该着眼于对回报的大肆渲染,对中奖者现身说法的戏剧包装。我们实际上在有些福利产品的营销中已经看到了类似的拙劣表演。而这恰恰违背了福利彩票设置的本意,违背了福利彩票的福利性本质。所以我国将“扶老、助残、救孤、济困”作为福利彩票的发行宗旨,把“公开、公平、公正、公信”作为福利彩票的发行原则,既完整准确地界定了作为社会福利机制组成部分的福利彩票所具有的独有的社会性、福利性的内涵,也保证了其作为富有增值效能的特殊商品所具备的市场意义。前者作为价值理念,是彩票的灵魂,要奔走相告,大声疾呼;后者作为运行规则,要诚信守纪,民主公开。从这个意义上讲,福利彩票的营销,绝不仅仅是对彩票具体商业形象地推介,更不是对一种社会产品的宣传,它的核心目标和价值,是对一种精神的宣传普及,是对人类共有的仁爱之心、责任之心、怜悯之心、同情之心,对人的优良品行和高尚道德境界的褒扬和推崇;它的核心价值和目标,也是对一种高尚道德行为的传递,提倡人们在同情心、责任心的引导下,把内心的善良变为对他人对社会有益的行为。福利彩票的品牌形象应该是幸福和爱心,代表着亲切和温暖。

       事实上,我们无法让所有的人都为了慈善而去购买福利彩票,因为在购买者那里,利益的驱动不可回避。但当我们牢牢把握住福利彩票的发行宗旨的时候,当我们把福利彩票运作得日趋科学、公正的时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购买彩票中获得成长,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淡化购买彩票的功利追求,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善心而购买彩票,因为生活的乐趣而购买彩票,因为自己和周围所有人的幸福和快乐而购买彩票。

 

 

 

 

 

 

 

精彩推荐
更多>>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