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彩票热的经济学透视

时间:2014-09-07 10:10:44来源:黑龙江福彩中心点击:

    一、 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是彩市赖以出彩的物质基础

  实践表明,彩票既不会在社会经济条件极端落后、人们生存普遍面临困难的情况下产生,也不会在社会高度发达、物质文化生活十分丰富的情况下存在,而是一般出现在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生产力水平能够满足绝大多数人需求而又不足以保障所有人生活的条件下。我国目前正处在这样的发展阶段。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国民经济一直保持了世界前茅的增长速度,200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了1万亿美元,经济实力、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跃升。从收入水平看,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而又略有盈余,总体上实现了小康,轿车、彩电、冰箱、空调等高档消费品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并成为大多数城乡居民家庭的新宠一族。面临这些高档消费品的诱惑,普通工薪阶层和广大的农民却囊中羞涩,可欲可不可求;特别是面对收入差距带来的心理失衡,总有人想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赚上一把、迅速致富。于是,彩票这种以小博大的机会游戏便以其不可抗拒的魅力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

  二、彩票热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和市场化进程的扩大,在计划经济下隐藏的社会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逐步暴露出来,如失业问题、老人问题、社会保障问题、社会福利问题、弱势群体问题等等,一大堆新老难题便摆在了各级政府的面前。而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关键就是资金,没有钱,就不能保障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这些问题不解决,就难以保证社会的稳定,更何谈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然而,国家的财力毕竟是有限的。尽管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每年都拨巨款,甚至投入的速度几乎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同步,但由于欠账太多,仅靠国家财政拨款来解决这些问题只是杯水车薪,难见成效。所以,必须另辟新径,广开财源,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于是,在国家税收不能随意增加的情况下,发行彩票成了最佳的选择,国家不用投一分钱,却可以筹来滚滚财源,成为最大的赢家,又让老百姓高兴,政府何乐而不为呢?

  三、城乡居民收入不断增加使人们有了博彩的“资本”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统计公布,1999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854元,农民人均纯收入2210元,分别比1995年增加1571元、632元;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由1995年的29662亿元扩大到1999年的59622亿元;城镇居民消费水平达到6651元,农村居民消费水平达到1973元,分别比1995年增加1777元、539元。同时,标志着一个国家和地区贫富程度与人民生活水平质量的恩格尔系数,城镇居民由1995年的49.9%降到1999年的41.9%,农村居民由58.6%降到52.6%;到2000年底,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将分别降至40%和50%左右。正是有了以上这一连串令人欣喜、令人振奋的数字,正是有了百姓腰包的渐趋丰满,彩市才有了源头活水,彩票才成为有本之木。

  四、国民风险投资意识增强刺激了彩票投资的欲望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群众的市场观念和风险意识大大增强,敢闯、敢冒、敢试成了许多成功者的至理名言和发家之道。博彩这种充满刺激和希望、又暗藏风险和带有浓厚投机色彩的娱乐活动,正迎合了一部分人投资的需求。如今,我国已经形成庞大而稳定的彩民群体,彩市因此拥有了赖以出彩的人气环境。彩市既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又是建立在彩民基础之上的,二者缺一不可。有了彩票,有了经济基础,并不等于就有了彩民。没有敢于冒险、敢于投资的彩民,或都未能形成规模化的风险投资群体,就不可能有彩市的火红。
 
  五、彩票市场的健康发展还得益于外部的宏观经济环境

  近两年,国家出于扩大内需、刺激消费的需要,继续实施了较为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加大了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一方面,银行利率和国债利率一降再降,同时国家又开征了利息税,这一举措,明显地挫伤了一部分居民的存款积极性。另一方面,受企业深化体制改革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影响,部分企业效益整体下滑的趋势并未从根本上得到扭转,导致了股市从去年至今长期平淡、甚至走低,许多股民被牢牢套牢住,望眼欲穿也未能看到牛市来临的迹象。鉴于以上两点,不少人逐渐转移了投资的目光,其中不少人就非常青睐彩票市场,认为这是淘金的好地方。这种宏观经济环境,为彩票发行和开拓市场创造了难得的机遇。

  六、马克思主义国民收入再分配原理赋予彩票合理合法性

  我国实行的是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但无论是把每个劳动者的直接收入作为国民收入的第一次分配,还是把通过税收等手段作为调节物质生产和非物质生产劳动者之间收入的第二次分配,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前者不能保障没有劳动能力的人的收入分配,后者又具有普遍的强制性。而通过发行彩票筹集资金,发展社会公益事业,正好弥补了第一次分配和第二次分配先天的不足,它既顾及到了包括特殊困难群体在内的社会全体成员,又能让广大彩民朋友慷慨解囊,如愿以偿,把一时没有用场的“闲钱”愉快地贡献出来,可以算得上实现国民收入的“第三次分配”,也被人们称之为“微笑纳税”的事业。彩票的发行,不但促进了社会的公平与进步,而且体现了我国保护困难群众和弱势群体的宪法精神,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七、彩票机会成本小比较优势大的特点迎合了彩民投资理念

  买彩票的“机会成本”很低,花2元钱不会影响日常的生活,却拥有获得高额回报的机会,又能满足人们的娱乐心理。同时,彩票投资还有一些明显的比较优势:如电脑彩票投注站目前基本上普及到城乡各地,易于管理和控制,购买十分方便,也不需要象研究股票那样费那样尽心思。另外,彩票发行的规则相对稳定,公开透明性也比较高,彩民十分关心的开奖一直是在公众的严格监督之下进行的,极少有暗箱操作的事情发生。但在股票发行和交易过程中,管理层的决策有时朝令夕改,很多股民常常把投资亏损归咎于市场的欺诈和不公。“彩票面前人人平等”是天经天仪的真理,即使彩民屡买屡赔,屡赔屡买,也很少有人埋怨管理层。彩票这种不徇私情、机会均等的绝对公平性,也赢得了“人缘”。

  以上几个方面,只是从经济的角度对彩市之所以出彩的原因作了简要分析,彩票另外所具有的浓厚的公益色彩,大众传媒的推波助澜,以及其兼具投资性、消费性、娱乐性的多重特征等,也是其吸引彩民的重要因素。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