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彩民买彩心理分析:在讥讽环境中生活过于自卑

时间:2015-07-14 15:23:04来源:黑龙江福彩中心点击:

  总是自己选号,匆匆来匆匆去,从来不与彩民讨论,也不与站主多说一句话。“这个人看起来很孤僻。”站主介绍的这位彩民是从河南到湖北打工的小李(化名)。此人不仅不善与人交流,甚至还喜欢与人争吵。
  小李自2008年年初从原籍河南道湖北打工,就开始在同一家投注站购买彩票,但是他有个习惯——从来不与人讨论号码,甚至很介意别人看他所选的号码。起初,站主认为这并不足为怪,毕竟彩民众多,性格各异,不愿意让别人看多买号码的人其实不好,小李的行为也未引起站主的注意。
  但是时间久了,站主发现,小李脾气很糟。有一次他拿着自己在家选好的号码前来打票,一位热心彩民凑上来观看,并将自己号码拿出来,想与小李交流,并开玩笑说:“懂不懂啊,你选的那个号都出好几期了,能中才怪!”小李开始并不做声,之后突然将那位彩民推到一边,“可能用力过大,那位彩民差点摔倒!”站主感觉小李的行为有些过激,赶紧跑出柜台好言相劝。
  一句玩笑话,让小李有这么激动地行为,站主有些犯嘀咕:莫不是小李有心理问题?这个想法虽然闪现了片刻,但是迅速消失了。站主告诉记者,当时认为彩民跟小李开完笑过份了。但小李从那后,就再没来过站点,偶尔碰到他,他跟站主说反正我又中不了,你让那些能中的买去吧。
  站主害怕小李内心积怨,曾多次劝说小李不要把别人的玩笑当真,但始终不奏效。直到有次站主听小李的工友说,他很少与人交流,并且常常做出过激行为。
  还有人告诉她,小李是个孤儿,被伯伯收养,但收养时伯伯家的孩子持反对意见。工友因为他不洗澡,产生的恶臭味道时常嘲笑他。一直以来,小李都很自卑。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不好被人嘲笑,在工地干不好活挨训了,他也受不了。没想到购买彩票,彩民的一句玩笑也让他十分不舒服。无论在哪里,小李都显得格格不入,成为编外人员。
  北京大学临床心理中心主治心理治疗师刘京梅:
  这是严重的自卑心理,原因出自家庭变迁,被伯伯收留后不受欢迎。寄人篱下的生活早就了小李的自卑心理,这一心理最终影响到了他与人交往的能力。他会认为人们带着有色眼镜看他,致使他总是成为编外人员。于是成为一个不受集体欢迎的人,造成社交障碍。有人与他交往时,他不懂得如何应对,只能通过过激行为解决。
  由于造成他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家庭温暖。在集体中受到丝毫“歧视”,他都会导致丧失自信心、自尊心。从而进一步导致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所以,要从根本上重建他的自尊心、自信心。首先让他明白自己的智力是较好的。并且人们的玩笑不是恶意的。工友、家人和彩友不要对他取笑过头。从小李自身,要注意个人卫生,每天洗澡换衣服;试着与彩民和队友交流,共同探讨号码或者工作,寻求欢乐。共同的探讨可以改进人际关系。如果有必要,周围的人可以采取点强制措施,给予他鼓励、赞扬。对于小李的缺点,要耐心,避免直接的批评。(
  北京大学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告诉记者,中国彩票业发展20多年来,由于缺乏对购彩行为的正确引导,问题彩民相伴而生。但直到目前,有关问题彩民的提法仍被一些人认为“耸人听闻”。
  冲击 财富神话屡破心理底线
  一杯茶、一支笔,外加一个小本子,就是一天失望远多于惊喜的光阴。但他们乐此不疲。
  没有人比他们更认真了。早晨九十点钟,这群年纪大多在20到50岁的人准时到彩票点集中。他们手里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着许多号码以及诸如“大中小”、“奇偶”、“大回小”、“小回中”、“今天带几个号”等文字,就像天书。
  每一次的开奖结果都会被他们认真记录、分析,所选号码要么运用概率学来计算,要么凭灵感和幸运数字组成。更有甚者,他们凭着一些人每天送来的小报上的字画来猜测当天的号码,几朵梅花、几只喜鹊以及和尚来的方向等,都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
  河南安阳彩民中得3.6亿巨奖,再次唤起了诸多彩民的购彩热情。由于奖池被掏空,有关部门从双色球调节基金临时拨出3000万元注入奖池,但仅在其后一天,奖池奖金积累就超过了1个亿。
  资深彩票记者李暄说,双色球大奖开出的确刺激了彩票市场。
  在北京大学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看来,以极少量的闲钱换取极小的机会,对于彩民来说这是一个理性的底线。然而,财富神话的冲击,却让一些人不断突破这条底线。
  “长期的购彩行为让一些彩民成为问题彩民,但是很遗憾的是,无论是问题彩民本人,还是彩票发行销售机构,大家都还没有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王薛红说。
  问题 一些彩民“赌性十足”
  从亿元大奖频频开出以后,很多人就开始效仿大奖得主的投注方式了,他们自选或者机选1注然后打20 倍甚至更多,“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掏空奖池。”李暄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原来500万的大奖已经不再称为大奖,如今一些资深彩民“赌性十足”。
  “盯着奖池金额的行为已经是一种病态了。”王薛红告诉记者,中国彩票业发展20多年来,由于缺乏对购彩行为的正确引导,问题彩民相伴而生。但直到目前,有关问题彩民的提法仍被一些人认为“耸人听闻”。
  “谁是问题彩民?你?我?还是咱们周围的人?”听到记者询问问题彩民的现状,某省彩票中心的业内人士有些不快。在他看来,买彩票和买股票的性质是一样的,彩民有倾家荡产的,股民也有跳楼的,“完全是他自己不能正确看待彩市造成的。”
  “不能因为个别人的病态行为就夸大问题彩民是一个群体。经过这么多年‘彩市有风险’的教育,彩民们已经越来越理智了。”上述人士说。问题彩民到底有多少?是否已经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各方人士有着不同的理解。
  “2%~3%的比例是国外统计的问题彩(赌)民比例,中国有2亿彩民,再加上地下私彩,即便是按照最低的比例计算,也有400万。”王薛红说,“就像吃药有副作用一样,彩票的副作用也是相伴而生的。在彩票公益金的筹集和使用过程中去关注怎样减少负面性,和药物要标明副作用一样,会对这些问题彩民、对这个行业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现象 那些疯狂买彩的日子
  “数字三”(每注2元,每天从000-999的数字中任意开出一个3位数,如福利彩票的3D和体育彩票的‘排列三’)等花样翻新的小盘玩法出现以后,问题彩民的情况一度很突出。”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这是国内第一款固定奖金的彩票,如果中奖,奖金都能被彩民计算出来,所以当时一大批彩民都是计算着‘中多少奖才能翻本’ 来买的,越到后来就越疯狂。”该人士说。“数字三”因其“可以琢磨出规律”而让彩民趋之若鹜,甚至一些彩票中心的工作人员都迷恋上了这类玩法。
  李暄说他的一个朋友“每天都要投注几万元来赌自己选中的号码,怎么劝都不行。”李暄说,当时他的朋友每天都觉得自己会中奖,到了开奖时间他的手就控制不住地颤抖,也不能直接观看开奖,每天让别人告诉他开奖结果。本来他中到100万的时候已经收回了本钱,但是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中大奖的欲望,就这样,他在中与不中之间赔进了300多万。
  干预 完善制度开通热线
  “问题彩民的产生,彩票并不是罪魁祸首,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赌性。”王薛红一直对某些宣传上的误导心存诟病。比如在一些彩票点,随处可见极具诱惑力的宣传:“投入两元钱、拿走五百万”、“大奖从天降、看君想不想”,或者宣称“某某下岗工人两元中得五百万”、“某某坚持买彩票终于中大奖”等等。这些宣传向彩民灌输了大量的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思想。“彩票中奖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尤其能够中到大奖应该说都是千万分之一或者几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并且毫无规律可循。”王薛红说。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促进研究中心主任、心理咨询治疗中心主任高文斌表示,可以在三方面对彩民心理进行干预:一是在彩票投注站设置一种自助式心理调试机器,使彩民得到放松;二是进行群体性干预,如开讲座和发放资料等;三是对彩票管理制度进行完善,比如对一些类型的彩票采取封顶、限号等措施。
  王薛红的研究所目前也已经开设了彩民救助热线,相关的接线员工作手册也正在修订之中。“但这些,都还是杯水车薪。”
  (据《中国经济周刊》)
  资料链接
  问题彩民有四类
  所谓问题彩民,就是心理上呈现病态的彩民。这类彩民往往呈现出一种对彩票在精神上“成瘾”的症状,进而演变成生理问题。
  专家分析,出现心理问题的彩民基本上可以分为以下四类:
  ——长期焦虑型。
  有些老彩民已经购彩多年,他们时刻惦记大奖,但却始终未能如愿。于是,长期徘徊在继续购彩与放弃购彩之间,使他们产生了焦虑心理。这种不良情绪对他们的日常喜怒产生了很大影响,影响了身心健康。
  ——废寝忘食型。
  这类彩民一般以中老年人为主,由于闲散时间较多,且过分贪恋大奖,所以整天泡在投注站里“研究”中奖号码,吸烟量增大,饮食量下降,甚至达到了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程度,严重影响了中老年人的正常生活和身体健康。
  ——固执投资型。
  不少投注站都有固定的投注大户,这类彩民已经把购买彩票作为一种投资方式。他们只希望通过投资来换取高额回报。
  ——疑虑重重型。
  这些彩民对彩票的公信力持偏执态度。他们购买彩票的花销很大,但长期不中奖,使他们心理产生了负面情绪,经常质疑彩票开奖的真实性和公正性。这种消极情绪势必会影响到自身的生活和工作。久而久之,对身体健康和工作都会构成严重危害。
  这是一个特殊群体,原本如寻常百姓的他们一夜之间摇身变成“百万”甚至“千万”身价,大奖得主里老中青哪一代人心态最成熟?他们中奖之后、兑奖之前有多少个不眠之夜?为了不漏财,他们在兑奖期间用了哪些“防人”招数……今天起,本报推出《中奖那些事》系列报道。
  记者近几年采访大奖得主不少,细数起来,他们年龄不同,中奖后的反应也不同,说起来很有意思。有一部分中年彩民或因社会压力较大,或因对中奖期望较高,他们在兑奖时总显得过于紧张,通常会做出“蒙面化装领奖”、“中奖隐瞒家人”等“怪异”行为,而老年彩民和青年彩民心态则相对平和许多。
  老年中奖人心绪最稳
  千万巨奖彩票
  放抽屉里1个月
  中奖实例:方先生退休前做会计工作,他喜欢把机选的号码进行守号,此次中7000多万巨奖的号码中,大部分就是他几个月前一次机选的结果。得知中奖后,将这个喜讯憋在心里十几天,终于忍不住在除夕那天跟自己的家人宣布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之所以直到正月十二才来领奖,方先生说,纯粹是因为春节前家里事情多忙不开。正月十一晚上,方先生上网查询了兑奖地址,第二天邀上一位多年老友一道,坐上了从厦门到福州的大巴车,优哉游哉地领奖来了。
  深度剖析:老年彩民多为已经退休或空闲时间较多的。他们大多没有来自生活或钱财上的压力,买彩票既是在奉献爱心,也可成为一种消遣方式,这类彩民购彩的投入并不会很大,机选成为了他们的主要投注方式。或许是生活阅历丰富,老年彩民即便中奖,也不会过分激动,例如年近6旬的7000多万得主方先生。
  中年中奖人心里发毛
  500万得主
  上演“蒙面兑奖”
  中奖实例:去年12月11日晚,哈尔滨刘先生中得七星彩1注500万。刘先生介绍,得知中奖时的感觉可以用“血脉贲张”来形容,确认无误后,他急忙回家向弟弟报喜,二人决定同去省体彩中心领奖。兄弟俩在家里翻出帽子、墨镜、口罩。“以前看到中奖者如何紧张还付之一笑,觉得他们是没见过钱,轮到自己时,才真正体验了中大奖的心理,说不紧张才是假的,毕竟是500万啊。”初到体彩中心时,有些手足无措的刘先生这样说。
  深度剖析:中年彩民生活压力较大,既要照顾父母,又要抚养孩子。彩票既成了他们的解压方式,也成了改变现状的希望。这类彩民大多喜爱自选,有资金能力的会选择倍投,他们寄希望于能中个大奖以改善生活。较高的期望也就令这类彩民在中奖后可能会过于激动,而且会产生不安情绪。
  青年中奖人心态较好
  中了7417万
  继续上网“偷菜”
  中奖实例:去年12月21日,大乐透7417万得主现身兑奖,他告诉记者,开奖的第3天一早,他在玩“偷菜”前先上了体彩网查询开奖号码,看到大乐透第09121期开奖号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时心里很激动,但还不敢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中了。随后,他便去“偷菜”了。在确认自己中奖后,他给远在山区里的母亲打电话,怕老人家承受不了,他在电话里只说中了体彩500万元,听到这个消息,他的母亲想都没想就说:“儿呀!做人要踏实,咱穷人家,哪敢去想这种痴人说梦的好事。”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见此,他便决定先把这事给隐藏起来,也不告诉自己的爱人,等日后再慢慢地跟她们说,并且决定,工还得继续打,生活还是跟以往一样地过,等时机成熟了,再考虑如何支配这笔巨奖。
  深度剖析:青年彩民刚刚步入社会,因各种原因接触彩票,成为众多兴趣爱好中的一个,这类彩民有自己刚刚步入正轨的事业,所以他们并不会把彩票看得很重,一旦中得大奖,大部分人也还会继续自己的工作。
  总之,无论是哪类大奖得主,中了奖都是好事儿,理应摆正心态,如果过度紧张做出出格的事情来,就得不偿失了。